Lucien嘉德罗斯世界第一可爱!

独坐幽篁里|瑞嘉安雷|

|伏八|岛国qwq|双黑太中芥|茂灵|狗茨|一八副八|billdip|Drarry.Crewt.|真<泉<凛|安淸|然而这里其实是一个死忠欧美的死宅૮(꒦ິཅ꒦ິ)ა(主涉美番b榜uk榜 youtubers痴汉 ins上浪迹天涯的摄影师痴汉)有没有沉迷我大AT gumball sp R&M 马男 tua……的同好啊啊啊啊啊如果有的话会超级开心prprpr|最最最 ෆSheldonCooper/////
本命乐队—Twentyøne Piløts |-/
人生观=庄子
梦想是理论物理学家 在没有人的雾蒙蒙的森林的湖边有座木头房子 巨大落地窗 一墙的书 面个壁炉 一个沙发 一杯茶 一块蛋糕

2017.1.31

【狗茨】30 Days(完结,甜)

我的天太太写狗茨啦啊啊啊啊啊啊激动qwqqqqqqqq

赤渊:

终于写完了这篇狗茨!10000字一次完结!祝贺我的瓶哥哥搬砖归来!


甜!不甜不要钱!不甜可以打我!


=============================


《30 Days》


Cp狗茨


By赤渊


 


*


“你的计算方式有问题,假设你来这里连吃三十天的情侣套餐,到了第三十天他们给你双人旅游套餐券的奖励,可是你这三十天吃情侣餐花的钱夹加在一起,也差不多能买一份双人旅游套餐券了。”


“我知道。”茨木用叉子戳了戳盘里的千层面,“这个旅游券……我打算给我朋友当生日礼物,要是我直接买给他,他肯定不会收的,我说是送的,他才会拿。”


“所以你就不惜上社交网站雇我每天来陪你吃情侣套餐?”大天狗一推盘子,靠在餐厅的皮质椅子上,“再加上你雇我的费用,都超过这份旅游套餐券的价钱了,你这位朋友对你挺重要的?”


“嗯……”茨木顿了顿,凝视着盘里的千层面,半天不说话。两人都吃的差不多了,大天狗招了招手,漂亮的侍者小姐姐过来结账。侍者看了看表格:“是预定三十天情侣套餐的茨木先生……和您的恋人是吧?”


“是的是的。”茨木点头如捣蒜。


“恭喜您,三十天的情侣套餐已经完成两天了!”小姐姐在餐厅的30Days表格上打下了第二个勾,“明天记得和您的恋人再来哦!”


 


*


茨木的机车突然坏了,他本来是想帅气出场的,结果只能在街边租了辆公用自行车,哼哧哼哧骑到京都大学门口。他吹了十分钟的冷风,在大学门口东张西望。


茨木是在XX网发布的雇佣信息,聘请一个人陪他吃三十天的某餐厅情侣套餐,用餐费用茨木包,还有另外的酬劳。茨木有一个很看重的朋友叫酒吞,餐厅的活动赠送的旅游券恰好是酒吞心心念念想去了很久的地方,茨木说我请你去呗,酒吞说你敢花那么多钱我宁可不去。茨木想了又想,白送的券自己朋友总会接受吧?酒吞的生日在一个月以后,餐厅活动的旅游券恰好能赶上,唯一的问题,就是自己没有什么女朋友陪去吃三十天的情侣套餐,茨木左思右想,去网上忐忑地发了贴,第二天就收到了回音,来应聘的是一个京都大学的大学生,名叫大天狗,性别,男。


“这,你是男的啊?”茨木抓脑袋,“这不好吧。”


“餐厅没有规定情侣性别吧?”他们的初次见面是在餐厅门口,大天狗到得很准时,他穿着一件米色的大衣,和他的发色很般配,格子的羊绒围巾松松的围在脖颈。茨木觉得有些苦恼,但人都雇了,来也来了,反悔也没用:“那你三十天都必须来啊,要不然就穿帮了。”


“我很称职。”大天狗点点头。


 


茨木吹了二十分钟冷风后,有人在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看见大天狗插着口袋。


“你怎么来了?”对方有点讶异。


“哦,这两天不是雨夹雪嘛,路不好走,餐厅比较远,我本来想来接你的。”茨木也觉得很冷,他把手放到自己脖子上取暖。


“哦,你不仅包饭,还包交通。”大天狗本来面无表情,突然笑了下,他看了一眼脆弱的公用自行车,“你打算怎么带我去?”


“我原本是骑机车的,但是机车路上突然坏了,现在在维修店。”茨木也很苦恼,“我是想着,你一个大学生,来来去去地陪我也不方便,路也……”


“行,那你天天来接我吧。”大天狗打断他。


“哦。”茨木心想,你可真不客气!


 


机车坏了,自行车载不了两个人,最后是推着自行车走去的餐厅。


“预约三十天的茨木先生,已经是第五天了,今天也来得很准时!”侍者小姐姐面带笑容。


茨木脱掉外衣,餐厅里有暖气,四肢百骸一下子暖和起来。大天狗面无表情地解下围巾,放在一旁,餐点很快就上了,还是一模一样的情侣套餐,餐巾的形状都一模一样。


“还是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我就没法拿到旅游券了。”茨木切着牛排说。


“没事。”大天狗回答,“你也挺好的。”


吃完饭,侍者一如既往地来结账,却拿了个拍立得。


“这是要做什么?”茨木一脸诧异。


“是这样的,我们餐厅的这个活动,也是有不同的进度的,已经连续五天来吃饭的情侣,在餐厅里合影一张,就可以先领取一份小礼物。”侍者小姐姐笑眯眯地举起相机,“两位都长得很帅气哦,对着镜头笑一笑吧。”


茨木愣了,他看了一眼大天狗,大天狗好像没有很排斥,冲他点了点头。他们看向镜头,茨木摆了个剪刀手,侍者按下快门,照片立刻就从拍立得里出来了。茨木伸长脖子看了一眼,自己被拍得傻兮兮的,餐厅里专门有一面情侣墙,侍者把他们的照片挂在了上面。


几分钟以后,他们出了餐厅,茨木的手里拿着五天纪念品,一个精美的小盒子,他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对情侣钥匙扣。


茨木:“……”


“被拍了照片,没事吧?”茨木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还是个普通大学生,就这样和一个男人被拍了照片挂在墙上,万一被他的同学看见了,估计会很尴尬。


“没事。”大天狗言简意赅。


“给你。”茨木把小盒子塞给他,揉了揉自己的后颈,“你送你们班女生玩吧。”


 


*


又在下雪。


茨木一下班就往修理厂跑,看着他坏掉的机车在老爷子手里东敲敲西打打。他围着厚厚的围巾,看着仓库外飘着纷飞的大雪,像羽毛一样洋洋洒洒,落在地上。


“老爷子,还要修多久才能用啊。”茨木愁云惨雾。


“还有两三天呢,急什么。”老爷子抬头,“等着接女朋友啊?”


“我哪来的女朋友。”茨木想着我是要去接个假的男朋友,他刚才发了短信问大天狗有没有下课,对方说他下课了,一会就出来,说好的要去接他,可他连个车都没有,总不能再骑公用自行车?


“我的机车还没修好。”他发短信给大天狗。


“哦,那就走去好了。”大天狗回复。


 


茨木在餐厅门口把围巾和外衣一抖,抖出满地的雪。大天狗连伞都没带,他想着大天狗年纪小,总不能让年纪小的淋着,于是伞便向对方的方向倾了又倾。最后自己弄得满身都是雪水,茨木重新把外衣穿上,站在餐厅门口。


“预约三十天的茨木先生,已经是第八天了,欢迎光临!”侍者小姐姐领他们到桌子边。


“今天不用拍照了吧?”茨木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嗯不用。”侍者小姐姐笑了,“听说茨木先生的恋人是大学生啊。”


“啊,啊,对啊。”茨木回答。


“诶真的吗,那是大几呢?”侍者小姐姐笑眯眯地问。


茨木:“……”


他傻愣了三秒,理由是他根本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假恋人名叫大天狗,是京都大学的,可是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学院,什么专业,今年大几……废话,这些东西XX网上也没写啊!茨木努力镇定自若,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大天狗,大天狗咳嗽一声。


“我大三了。”大天狗接过话。


“茨木先生的反应比较慢呢。”侍者小姐姐笑里藏刀。


“不是不是,我刚想说的……”茨木心虚,只敢低头吃肉酱面,所幸侍者没有继续刁难下去,而是拿着菜单走掉了。侍者走后茨木从意大利面里抬头,看见大天狗正盯着他,神情复杂。


“那个……”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出去再说。”大天狗看了眼随时可能出现的侍者,轻声回答。


 


*


“你把我刚刚说的复述一遍。”


“大天狗,20岁,京都大学建筑系,血型AB,天蝎座,花粉和猫毛过敏,爱好古典音乐、阅读和演奏,喜欢吃黄芥末,不喜欢番茄……”


“可以了。”大天狗在电话里打断他,“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这个……”茨木拿着电话沉思,一时三刻也想不出更多的问题,他想着今天侍者小姐姐看他的表情,心里一阵发毛。一定要了解自己的假男友多些,以免出现今天这种状况,说到今天,不会被揭穿吧?茨木很担忧,要是被揭穿,这吃的那么多天情侣餐,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你喜欢什么颜色?”茨木绞尽脑汁,终于又想出一个问题。


“……”电话那头的大天狗沉默良久,“这个问题太无聊了,换一个。”


他们一直保持着手机短信联系,这样在家里打电话还是头一次。茨木坐在床上,看着墙想问题,但接下来的问题都被大天狗用太无聊或者没意义给一一否决了。最后大天狗说算了吧,你知道这些应该够用了,侍者不会再问太多的。


“要是穿帮了怎么办啊。”茨木心里愁愁的,“我总觉得他们看出点什么了。”


“你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茨木想了想,“因为我们也没有什么正常恋人会有的亲密举动,话也不太多,每次吃了就走。毕竟是拿三十天大奖,店员会起疑心也是应该的。唉,别的也无所谓,要是真的拿不到旅游券,那我朋友的生……”


“你就这么想给你朋友送旅游券?”大天狗再次打断他。


“嗯。”茨木实话实说,“我很想给他送这份生日礼物。”


电话那头的大天狗半晌没说话。


“我知道了。”就在茨木等得要睡着的时候,他终于回答。


 


*


“把手给我。”


他们站在餐厅门口,茨木正在收伞,闻言没明白对方的意思,纳闷地问:“啊?”


大天狗站着不动,示意茨木把手伸出来。茨木不解,但还是伸出了手,大天狗从大衣口袋里把自己的手拿出来牵住他的,走进餐厅。


茨木脑子里轰得一声就炸了,这是他成年以来第一次被一个男性牵着手走路,而这个男性是他从网上雇来的假男友。大天狗的手比较凉,白皙修长,他拉着他,在侍者们的目光下走到他们最常坐的那个位置,落座的时候他放开手,茨木的脑里还是核爆现场,傻愣在那里,半天蹦不出一个字。


“预约三十天的茨木先生,今天是第十天,已经到三分之一了哦。”侍者小姐姐轻盈地走到他们桌边,“恭喜你们!”


茨木还没从牵手中回过神来,反应迟钝。


“谢谢。”大天狗代替他回答了侍者。


“今天茨木先生和恋人手牵手走进餐厅的时候,餐厅里的大家都很羡慕呢!”侍者眨了眨眼睛,“你们真般配!”


大天狗微笑。


“菜一会就上。”侍者看了还在晃神的茨木一眼,“祝你们用餐愉快。”


 


*


“你的车终于取回来了?”大天狗挑了挑眉毛。


“是啊。”茨木看着他走出来,大天狗今天穿了一身黑,围着驼色的围巾,睫毛上落着天降的冰晶。茨木把头盔抛给他,示意他上车。


“老爷子今天才修好,我就取出来了,这下就不用走那么多路了。”


“你不喜欢走路?”大天狗问他。


“也不是,这阵子又是下雨又是下雪,积雪还地滑,我倒是无所谓,我怕你不方便。”茨木开得又快又稳,很快到了餐厅门口,“你年纪小,照顾你应该的。”


“你也没比我大太多吧。”大天狗下了机车。


“我?我社会人,24啦。”茨木摘下手套。


大天狗朝他伸出手,他自然地和他牵上。


走进餐厅的时候茨木心想怎么自己突然就这么习惯了?但他好像真的就习惯了,为了不穿帮,从第十天开始大天狗会牵着他的手走进餐厅,一开始他挺害羞,次数多了居然也无所谓了。大天狗的手一如既往地冰,他们走到桌边,就看见侍者小姐姐已经在那里等他们。


“预约三十天的茨木先生,今天是第十五天,三十天的情侣套餐时间已经过了一半了!”小姐姐笑得灿烂,“每天不看见你们都不习惯了呢。”


“啊啊。”茨木熟门熟路地坐下,点完单却看见侍者还站着不动,“怎么了吗?”


“是这样的,上次第五天的时候,作为第一进度的留念我们拍了照,现在是十五天,也就是到了第二进度了。”小姐姐眨眼,“今天的任务是两人拥抱彼此,依旧是有小礼物送上的哦。”


“这个……”茨木愣了,他看了一眼大天狗,对方面无表情。拥抱似乎是很亲密的了,对于他们的雇佣关系,茨木并不清楚大天狗是否愿意配合完成餐厅这些乱七八糟的要求,他犹豫了半天,问侍者:“请问一定要参加吗?”


“是的呢。”小姐姐微笑着回答,“茨木先生和大天狗先生是恋人——没错的吧?就抱一下就好了,很简单的哦。”


茨木半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大天狗突然就站起身走上前抱了他。茨木猝不及防,吓了一跳,大天狗的脑袋贴着他的肩膀,手放在他的背后,他手足无措地回抱,触到的是从未感受过的温度。不知道过了几秒后侍者小姐姐说可以了,大天狗松开手,回到自己的位置。


“谢谢。”茨木回过神来,连忙道谢。


“应该的。”大天狗喝着奶油浓汤,“下次不要犹豫那么久。”


 


*


“那个。”茨木叫住他,“我酬劳还没给过你,我要不要先付你个定金?”


他们刚吃完饭,茨木执意要送大天狗回去。他们走在学校附近的街道边,机车停在路口。冬天的天黑得比什么时候都早,路上是扫开的积雪,橙黄色的路灯照在雪上,一切都安静极了。天气太冷,还飘着雪花,来来往往的大学生不多,街道安宁静谧,大天狗走在前面,茨木走在离他一步的地方。


“不用。”大天狗停步,“你可以等三十天结束了再给我。”


“那多不好。”茨木说。


“你难道会跑掉吗?”大天狗回头。


“不会不会,这个你可以放心。”茨木走到他边上,他的手上是侍者刚刚送给他们的十五天纪念品,一对情侣耳罩,质地柔软,他把两个耳罩递给大天狗:“这个……”


“为什么都给我?”大天狗看着他,问他。


“你很讨女生喜欢吧,长得那么好看。”茨木吸了口冷风,“可以送给喜欢的女生啊。”


大天狗突然笑了笑,他拿起一只,把他戴在茨木的脑袋上。


“你耳朵都被吹红了。”他说。


茨木愣了。他们离得很近,他想起刚才他们在餐厅拥抱,大天狗靠在他肩头的时候,他金色的发丝就蹭着他的脖子,痒痒的,像是什么东西摩擦着心口一样。


“剩下的一只我就拿走了。”大天狗说,他们已经走到京都大学门口,茨木站在门边,看着大天狗拿着那只耳罩。


“拜拜。”茨木对他挥手。


“拜拜。”大天狗回答他。


 


*


“今天加班。”茨木给大天狗发短信,“可能要晚点来,你先忙你的,我结束了去接你。”


“加到几点?”大天狗回复得很快。


茨木看了眼以酒吞为首的部门主管在会议室里拍桌子吵成一团的样子,又看了眼时间,回复过去:“我也不清楚。”


大天狗回复他:“我知道了。”


等主管们的架终于吵完的时候,茨木觉得能在餐厅打烊前吃完已经是万幸。正好酒吞也收拾收拾准备下班了,他喊了茨木一声,说一起下楼。


茨木已经有很久没和酒吞已经下班回家了,闻言挺高兴,他们坐电梯向下,茨木看着表,估摸着他去京都大学接大天狗还来不来得及,酒吞却突然开口。


“你这两天一下班都跑哪去了?”酒吞问他。


茨木张了张口,又说不出来。总不能说为了给你一个生日礼物,天天和雇来的男大学生一起去吃餐厅的情侣套餐,这还是个秘密,茨木不打算告诉他的。他支吾了半天没说出来,正好电梯门开了,茨木松了口气,想着逃过一劫,一开电梯门,却看见了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大天狗坐在他们公司的大堂沙发上等他,看见他下来了,站起身。


“大天狗?”茨木吓了一跳,“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大天狗走到茨木身边,他今天穿了一件藏青色的大衣,依旧是格子围巾,茨木心想大天狗好像有一万件大衣和一万条不同的围巾。酒吞眯了眯眼睛,问茨木:“这是?”


“这……”茨木这了半天这不出来,“这,这是我网上认识的朋友。”


大天狗冲酒吞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我我先走了!”茨木害怕在酒吞面前穿帮,拉着大天狗就走,“我去吃饭了!”他最后给酒吞留下了一句。


 


“是他吗?”大天狗突然说。


“啊?”茨木切着披萨,不解其意。


“你要送旅游券的那个朋友,是他吗?”大天狗看他。


“哦哦,你说酒吞啊,是他。”茨木笑,“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和他认识很久啦,一直想送给他一个最好的生日礼物来着。”


“只是朋友?”


“对啊。”茨木疑惑,“怎么了吗?”


“你就是为了他雇我三十天的吧。”大天狗突然说。


“这么说也没错……”茨木抬头,看见大天狗面无表情,披萨也没动,“你怎么不吃?”


大天狗盯着他看,盯得他浑身发毛。


“那个。”茨木努力缓解有点低沉的气氛,“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工作的?”


“……”大天狗终于开始吃东西。


“我上次看了你忘记摘下的工作名牌。”他说,“下地铁,随便走走就找到了,很难吗?”


“哦哦。”茨木点头,由衷地夸赞,“你真聪明。”


“你在大堂是不是等了挺久的?”他想了半天,又问。


“还好。”大天狗回答地不能更简略。


“实在不太好意思,居然还让你特意过来等我……”


大天狗又开始盯着他,茨木被盯得不知道怎么吃下去。半小时以后他吃完了这顿艰难的饭,和大天狗一起出门,侍者小姐姐开心地对他们说今天已经是第二十天了,还有十天就可以拿旅游券了,明天一定要记得来哦茨木先生!茨木一边应和一边看着走在前面的大天狗,迟钝如他也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头。


大天狗今天的话不是一般的少,东西也没怎么吃,他好像……不太开心?


大天狗不开心了。茨木纳闷又不知所措。这可怎么办?


 


*


“你什么时候网上认识的人?”酒吞问他。


一到公司,迎来的居然就是更不知如何处理的逼问。酒吞抱着臂拦住他,茨木站在走廊,拼命思考着怎么回答。


“没多久。”茨木想了想,“就是个……一起吃饭的大学生。”


“大学生?”酒吞撇嘴笑了,“他那一身能抵得过你一个月工资,你确定他是大学生?”


“啊?”茨木傻了。


“长点心眼。”酒吞敲了一下他的头,“别被骗了。”


 


大天狗很有钱?


茨木想了一天这个问题,从上班想到下班,从公司想到京都大学门口,他相信酒吞的话,原本他以为大天狗是个赚点零花钱的普通大学生,但既然大天狗家境富裕,那必然是不缺茨木雇佣他给的那些报酬,那他为什么要在网站上找这种奇奇怪怪的工作呢?茨木百思不得其解,而这种事情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只好把满肚子疑惑往心里塞。恰好大天狗下课的时间差不多了,他一抬头,就看见金发的高挑男生向自己走来。


大天狗长得俊秀扎眼,人群中一眼就能找到,他今天围着上次围过的驼色围巾,金发被冬日的风微微有些吹起,格外好看。他走到茨木面前,看他傻愣愣站在校门口,于是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下课了?”茨木问。


“嗯。”大天狗回答,“好累啊。”


茨木看见他眼底青青的,应该是没有睡好,刚想安慰几句,大天狗居然就站着靠在了他的肩上。京都大学校门口来来往往,大天狗的额头靠着他不动,他也不敢动,两人就接受着来往学生的注目礼,还有明显很大声的议论。


这不是大天狗吗?建筑系那个?有人问。


旁边那个是谁?是我们学校的吗?有人又问。


茨木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自从他大学毕业,就没见过那么多围观的女生了。他最好推开大天狗,但他没有理由推开他。大天狗也许是上了一天的课,靠在他边上就不想动弹,他神色疲惫,半天没说话。


“对不起。”茨木说。


“为什么道歉。”大天狗反问。


“原本你下课就可以回去休息,但因为我的关系,你还得跑到大老远的餐厅去吃饭。”茨木回答,“让你那么累,实在不好意思。”


“……”大天狗半晌不言。


“没有的事。”他直起身,看向茨木,“我们走吧。”


 


*


“预约三十天的茨木先生,今天是第二十五天,还剩五天,你就可以获得最后的大奖,度假胜地旅游套餐券一份!”侍者小姐姐喜气洋洋。


“说吧。”大天狗突然说。


“啊?说什么?”连茨木都没听明白。


“这次又会是什么考验?五天的时候是照相,十五天是拥抱,那二十五天是什么?”大天狗看向侍者,眼神平静无波,“说吧。”


“这个……”侍者被戳破,有些尴尬,“您真聪明。”


茨木看了看大天狗,又看了看侍者,满脸状况外。


“是接吻。”侍者小姐姐也不再卖关子,“第二十五天,请你们接吻。”


 


“你可以拒绝。”茨木拉住他。


他们在男厕所门口,躲避侍者,也是为了说话。茨木说了句他会害羞,然后就把大天狗拉到了厕所门口。现在的处境是茨木也没有想到的情况,他原以为他们只需要平平静静地吃上三十天的饭,到了最后一天,他自然能拿到那张旅游券,而事实是他们在第五天拍照,在第十五天拥抱,在第二十五天则要接吻。茨木自己无所谓,但他更在乎大天狗的感受,就像酒吞所说,对方是个不缺钱的人,所以大天狗又何必为了帮他完成任务,而和一位认识不超过一个月的同性接吻呢?


他看着大天狗,心情复杂。茨木心里觉得抱歉,居然让对方听到了如此强人所难的要求。大天狗也在看着他,他依旧没什么表情,蓝灰色的眼眸澄澈好看,听到他的话以后他问他:“你不要旅游券了吗?”


“我不能为难你,你已经帮我太多了。”茨木抓了抓脑袋,放弃一件坚持了25天的行为是一件很难的事,但他现在不得不这么做。


“旅游券我不要了。”他做出决定,“这二十五天谢谢你。”


 


他们回到餐桌,侍者小姐姐还在等着他们。


“怎么样?茨木先生的恋人还害羞吗?”侍者轻快地问他。


茨木深吸一口气。


“我放……”


他的弃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生生打断。大天狗看着清秀,力道却非常大,他按着茨木的下巴,隔着桌子倾过身吻他,这个吻用力又不讲理,差点把茨木的嘴唇咬破。茨木已经惊呆了,他几乎不能动弹,大脑像雪后的屋顶般一片雪白。近在咫尺的是大天狗蓝灰的眼睛、他蝉翼般的睫毛、发丝的白金,周围的侍者们鼓掌起哄,茨木傻得像座风干的雕塑。


大天狗放开他,看向侍者:“这样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侍者姐姐笑得开心,“这是二十五天纪念礼物,送给你们。”


 


*


“你有什么疑问吗?”大天狗问他。


“不我没有……”茨木跟在大天狗身后,大天狗走得慢吞吞,他也走得慢吞吞。两人就慢吞吞地走在回京都大学的路上,茨木其实有满肚子问题想问,但他没有太多弯弯绕绕的大脑也觉得不问为好,于是两人又继续慢吞吞地走着。在某一路口茨木停步,大天狗回头看他,路灯下的雪花打着转,温柔地落到地上。


“其实。”茨木组织了下自己的语句,“你可以不用牺牲那么大。”


“你觉得我牺牲很大?”大天狗问他。


茨木心里说是,保持了沉默。大天狗走到他面前,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两根链子。


“这是什么?”茨木愣了。


“餐厅送的二十五日纪念。”


“你可以……”


“我可以送给学校的女孩子?”大天狗直接帮他把剩下的话说完。


“对。”茨木点头。


“送给你不行吗?”大天狗看他。


“也行?”茨木看着他拿起自己的手腕,把链子系在他的手上,“可是送我不如送给女孩子更管用?我一个男的,戴手链也不好看啊。”


大天狗没有回答他,只是自顾自给茨木绑上了手链,又把另一根给他:“你帮我系上。”


路灯不是很亮,茨木借着橙色的暖光,看着大天狗卷起大衣的袖子,露出修长好看的手腕。餐厅送的手链并不贵重,非常简单与大众的样式。茨木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笨手笨脚,系了两三次才成功,终于系上后大天狗看了一眼,手链反射着路灯的光,闪闪发亮。


“不问我为什么?”大天狗把卷起的袖子放回去。


“留个纪念?”茨木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笑,“挺好的,谢谢你。”


他们已经到大学门口了。


“还有五天。”大天狗说。


 


*


这是最后一天了。


最后一天,第三十天,原本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就这样被慢慢完成。今天他和大天狗吃完最后一顿情侣套餐,他就可以获得餐厅赠送的旅游券,他就再也不用来这个大老远的餐厅,也再也不用和人假扮情侣了。


他依旧在京都大学门口等到了大天狗,今天的大天狗穿着他们初见时候的那一身,米色的大衣与格子围巾,高挑又好看。今天天气特别冷,茨木穿得不够多,他把手放在自己脖子后面,在学校门口发抖,大天狗走到他面前,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走吧,我骑了机车过来。”茨木看见他,转身就要去停了车的街角。


“等下。”大天狗说,“我们走去吧。”


 


又是下雪的一天,茨木顶着伞心想,他记得他和大天狗刚开始契约的几天,他的机车坏了,他也是这样顶着伞,走在去餐厅的路上。伞不够大,大天狗的衣服上落着雪,茨木把伞的角度微微倾斜,把那块落雪的地方遮住。


“我没事。”大天狗看他,“你遮好自己。”


“哦。”茨木嘴上应着,手里没动。


 


他们慢悠悠地走着,就到了餐厅,已经到了第三十天,连侍者都变得仿佛亲切很多。侍者小姐姐把他们领到位置,上了菜,没有一句质疑,没有出任何刁难的要求。


“就这样就可以了?”茨木要了结账单,“可以拿旅游券了?”


“是的。”小姐姐看着他在账单上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谢谢你们的支持。”


她从口袋里拿出旅游券,双手放到茨木手上:“这是给您30days的谢礼。”


茨木接过旅游券,看向大天狗,对方面无表情。茨木突然觉得没有什么实感,明明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坚持了一个月的努力终于有了接过,可他却没有什么感觉,拿到旅游券没什么感觉,把旅游券放进口袋里也没有什么感觉,原本预想的拿到那一刻的欣喜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他只是愣愣地坐在那里,看着假扮了他三十天恋人的大天狗喝完杯里的饮料。


“高兴吗?”大天狗问他。


他摇头,又点头,又摇头。


高兴吗?他问自己。


 


他们走出餐厅。


外面还在下雪,雪似乎下不停了。侍者站在门边与他们挥手再见,茨木拿起门口的伞。


“那个,我还没给你钱。”茨木突然想起。


“不用给我了。”大天狗说。


“不行!”茨木吓了一跳,“该给的报酬一定要给。”


大天狗看着他不说话,茨木把准备好的纸币塞进他的口袋。对方看着他的动作,也不出手阻拦,也不出声。


雪还在下。


“我自己回去吧。”大天狗说,“再见。”


“再见。”他愣愣地回答。


 


他站在原地,看着大天狗往来的方向,踩着雪,慢慢走回去。天早就已经黑了,路灯亮起,橙黄色的光照亮积起的雪地。大天狗连伞都没有,茨木想,他怎么回去?他想喊大天狗一声,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们的三十天已经结束了,之前大天狗是他的假男友,那现在大天狗又是什么?他是家境优越的京都大学大学生,若不是这次荒诞的雇佣,他们可能一辈子都居住在同一个城市,却毫无干系吧。


三十天已经过去了。


茨木突然希望三十天还没结束,做朋友也好啊?大天狗是个好人,他可以继续请他吃饭的,吃多少顿都可以,可以去京都大学边上的餐厅,也可以去自己最喜欢的烤肉店……大天狗不会拒绝的吧?要是三十天没结束就好了。他看着还没走远的大天狗。所以没伞他到底要怎么回去?淋回学校?


“大天狗!”他终于忍不住,大声喊。


他踩着雪往前跑,跑到大天狗身边。“伞给你。”他说。


大天狗接过伞。


“我想……”他张了张口。


我想明天也请你吃饭,他想这么说。这句话像雪花一般绕了三圈,绕在嗓子眼边。三十天结束了,他不会答应的,不对,他会答应的,他不会答应的,他会……


“我知道三十天结束了,但……”茨木紧张地抓自己的一头白毛。


大天狗突然用力地把伞扔在雪地里。


他抓过他的领子。他们冰凉的唇相碰触,茨木尝到了雪花的味道,他睁大眼睛,看着雪越下越大,满世界都是白色的花朵。


“别管三十天了。”他看着他,他的眼前只剩下飘落的晶莹雪花,还有无尽之海般的蓝灰眼睛。


大天狗说:


“明天见。还有,我喜欢你。”


 


END


 


 


不要脸地求心心求评论qwq(捂脸


 


 


 


 


 


 


 



评论

热度(2277)